I-Potato 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到處走走,隨手拍拍,歡喜就好
  • 842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雀與寒鴉




最近拍到兩隻鳥,分別是黃雀和東方寒鴉(古人稱”慈烏”),這兩隻在原產地相當普遍,就跟這兒的麻雀和白頭翁般隨處可見,只因台灣在其遷移範圍邊緣,算是相對性的稀少。會寫這篇網誌不是因為我拍的好(事實上是拍的很爛),而是這兩隻在中國古典文學裡經常出現,以前唸到相關作品,很難去領略啥叫”慈烏”,什麼是”黃雀”,如今親睹正角,有種”似曾相識”,”恍然大悟”的感覺。














廢話不說,首先來看看這隻在歷史洪流中一再出現在人類生活中的”黃雀”。
黃雀進入古人生活中,最早可推演至詩經。
黃雀,詩經周南葛覃章作黃鳥曰:
「黃鳥于飛,集於灌木,其鳴喈喈。」
黃雀之名,則最早見於西漢緯書,禮緯稽命徵篇,曰:
「祭五岳四,瀆得其宜,則黃雀見。」
廣為人們引用的「螳螂補蟬,黃雀在後」成語,典故出自漢代劉向撰說苑正諫,曰:「園中有樹,其上有蟬,蟬高居飲露,不知螳螂在其後也。螳螂委身曲跗欲取蟬,而不知黃雀在其傍也。黃雀延頸欲啄螳螂,而不知彈丸在其下也。」,若將「彈丸」更換成「相機」,更是現今鳥人們追鳥的最佳寫照。
說到這兒,您會不會同我一樣覺得,這”黃雀”呀! 你已認識牠好久。




這次利用帶家人到台中探親的空檔,溜到台中都會公園,看到上百隻黃雀群集榔榆樹(紅雞油)上大啖榔榆種籽,真是壯觀,雖然天氣微雨,光線相當不好,隻隻遮很大,還是拍了幾張。
黃雀,你見過沒?有機會可抽空去瞧瞧。








另一隻要介紹的是「東方寒鴉」。
說「東方寒鴉」您可能沒印像,但提起牠的俗稱「慈鳥」,您是否也會”哦~~”一聲的恍然大悟。
這隻鳥走進文學的歷史也滿久遠的。

最廣為人知、膾炙人口的非白居易的「慈烏夜啼」莫屬。
慈烏夜啼
慈烏失其母、啞啞吐哀音。晝夜不飛去、經年守故林。夜夜夜半啼、聞者為沾襟。聲中如告訴、未盡反哺心。
百鳥豈無母?爾獨哀怨深。應是母慈重、使爾悲不任。昔有吳起者、母歿喪不臨。嗟哉斯徒輩、其心不如禽。慈烏復慈烏、鳥中之曾參。



白居易的母親晚年為病所苦,後來跌落坎井而死。白居易在守喪間寫下這首詩,從詩文中的「未盡反哺心」,我們可以明了他「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心情。這首詩一方面在宣洩自己悲情,一方面諷諭世上不孝的人。
然而現實中,慈烏並無反哺之實,人們有如此之說,不妨將其看成是一種想像,藉以表達孝親的感情,若真想看到慈烏反哺,那可就難上家難。
寒鴉外觀與一般烏鴉相似,為鴉科鴉屬寒鴉亞種,寒鴉亞種共有四種,較廣為人知的是就包含位於古北區西方的歐洲寒鴉位於東方的達烏里寒鴉這兩種,兩者的毛色差異頗大。




2012年夏季,有隻達烏里寒鴉流浪到埔里,就這麼待了下來,毛色也由夏日的繁殖羽漸變成現在的冬羽。高雄到埔里,說不遠也有兩百多公里,本已放棄拍牠的念頭,但一趟台中的探親之旅,讓我有機會”順路”拍牠,雖然到的時間不對,但牠還是很大方的讓我遠遠的看個十秒鐘,拍幾張毫無細節可言的紀錄照。
在3年前的旅行,也曾拍到歐洲寒鴉,一並貼上,讓大家比較比較。




感謝賞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